2009年5月11日

李香蘭音樂回顧展


李香蘭-- 沁人心脾的醇厚歌聲

文:何亚锟

‘烟盘儿富丽,烟味儿香…………

‘达呀达,你醒醒吧………

‘卖糖歌’和‘戒烟歌’------ 那是最早听到的两首李香兰名曲,可巧,两首都是反鸦片的歌曲。李香兰是我所听过的第一位花腔女高音。响彻云霄的高亢音符中,有款款的深情,无限的衷曲。长大之后,才欣赏到她的‘卖糖歌’的好几个版本。其中有一个是花腔版的‘卖糖歌’,结尾时,加上了一段要有声乐技巧才唱得到的拉腔,让人听了深深地沉醉其中,不禁赞叹她技巧高超,功夫独到。

以艺术歌曲呈献的李香兰名曲还有一首‘海燕’。此曲非得有深厚的艺术根底才能唱,一般歌星不易为。李香兰唱来不但有歌颂海燕的雄壮,也有海燕翱翔的美感。再加上男高音黄源尹和男中音黄飞然的和唱,使‘海燕’在歌坛上数十年来一枝独秀,绝无落伍的感觉。

歌颂夜的优美,花的灿烂的歌,‘夜来香’一直萦绕在听歌者的脑海中。这首歌是黎锦光的杰作,是一首气势磅礴的大曲。凡是有什么演唱会或纪念晚会,总会搬出来作开场或压轴。歌的原唱者就是李香兰。她让歌曲富有生命。歌曲能成不朽,她居功至伟。虽然后辈都重唱此曲,可是,印象总不及李香兰深刻。可以说,有李香兰,才有‘夜来香 ’。

李香兰的名曲甚多。哀怨的抒情曲,更是她的拿手好戏,经典比比皆是。‘恨不相逢未嫁时’是两位大师的艺术结晶。姚敏的曲和陈歌辛的词,让李香兰的醇厚抒情歌声,发挥得淋漓尽致。这首歌就象一壶陈年老酒,沁人心脾,让人听之欲醉,到深情处,甚至泫然欲涕,是一首很使人有共鸣的情歌。

五十年代初,李香兰应邵氏之邀,两度赴港,拍了三部片。片中大展歌喉,唱了很多不朽名曲。‘金瓶梅’是古装戏,歌曲皆古色古香,由姚敏为她所作。最受欢迎的是‘兰闺寂寂’,此外有‘乌鸦配凤凰’‘天公太不良’和‘身世飘零’

根据世界名著‘復活’改编的‘一夜风流’出了一首经典‘三年’,是姚敏除‘第二春 ’外另一名作。‘他总有一天回来’比较慢热,不过,近年有越来越受欢迎的趋势。‘小时候’和‘十里洋场’则由民谣改编,也流行了几十年。‘情枷爱锁’则是綦湘棠的作品,哀怨动人。李香兰唱来,丝丝入扣。

第三部是间谍奇情片‘神秘美人’,同‘一夜风流’一样是由赵雷演男主角。歌曲最出色者是‘梅花’,其余尚有‘分离’和‘歌舞今宵’。这些歌曲皆由梁乐音作曲,旋律动听,兼有艺术风格,很合李香兰的歌路。李香兰早期的‘卖糖歌’和‘戒烟歌’都是梁乐音的佳作。

这三部港产影片的歌曲,构成了李香兰经典的大部分。早年在上海,还有抒情的‘第二梦 ’和‘忘忧草’。抗战时期唱了一首雄壮的‘防空歌’。五十年代到香港,重灌了白虹原唱的‘河上的月色’,还唱过由卓别林作的‘Eternally’ 的译曲 ‘心曲’。这些骄人的作品,数十年来如一日,受到听众的喜爱,而且参加歌唱比赛的人都爱选唱李香兰的歌,认为是最能表现功力的歌,因为她的歌的确挺考人的。要唱得好,不容易。

可以这么说,李香兰的歌,唱的人,听的人,都不缺乏,再唱个几十年,都不愁不受欢迎。
18-5-09
于新


花一般的夢



聽李香蘭, 我是從”三年”開始。

小時候 , 村子裡的大人, 不管是賣豬肉還是理髮的, 不管是割膠還是咖啡店泡一整天的 , 歌慾焚身時 , 個個用哭腔左三年右三年, 像夢魘一樣 ,使我對這首歌有種無來由的憎厭 。

不曾寫過李香蘭 , 也沒想過要把她列為研究對象, 這絕對跟所謂民族主義意識形態沒有關係 .大人口中的她, 遠比她活生生的音樂更波譎雲詭 , 那個低氣壓的大時代氛圍裡, 像忍者一樣, 不動聲色埋名隱姓地混在中國人世界裡, 如此素材, 絕對可以拍出一部很迷離很詭異的自傳電影。

李香蘭的音樂顯然不是那麼入世,特別是上海時期的 , 她沒有白光那種沒有明天式的瀟洒頹廢 , 沒有張露的玩世不恭 ,也沒有葛蘭那麼七情上臉充滿戲劇性 , 感覺上她的歌曲空間是屬於鴉雀無聲的音樂廳, 屬於布爾喬亞族群的精神財產 , 很少會走上街頭走進人群 , 太多的欲言又止太多的欲語還休 , 太多峰迴路轉隱晦的情緒在裡頭, 沒有多少歌迷的腳步能夠追趕得上 。

老實說, 她並沒有參與我太多私人的音樂回憶。

“ 金瓶梅”, “一夜風流”及”神秘美人”, 大概是李香蘭留給東南亞華人觀眾最後的璀璨回憶, 捨棄了學院派改投姚敏懷抱, “ 蘭閨寂寂”, “身世飄零”, “ 烏鴉配鳳凰”, “ 三年”等… 再怎麼纏綿哀怨, 不免帶有流行的氣息在裡頭浮動 ,像墜落凡間仙子, 姚敏成功的把這把沒有煙火味的聲音帶進人間, “想得我腸兒寸斷”變成 了那個年代情書集體的開場白。

發現許多人談到與李香蘭音樂共舞的經驗 ,幾乎都離不開”恨不相逢未嫁時”, 而我卻是在一個朋友的舊卡帶裡頭聽到”他總有一天回來”, 三十多年前一個夜涼如水的晚上, 那幾聲剪不斷理還亂的"嗯~~~ , 姚敏寫歌的構想應該是把它當催眠曲處理, 那麼的如泣如訴, 那麼絲絲入扣, 懷裡的嬰兒會聽得懂嗎? 這根本不是與嬰兒對話的語言, 反而像是黑夜裡頭的咒語。

服部良一給了她”支那之夜””蘇州夜曲”, 陳歌辛給了她”忘憂草”和”海燕”, 黎錦光給了她”夜來香”, 梁樂音給了她” 煙歌”及”賣糖歌”, 姚敏給了她”恨不相逢未嫁時”及”三年”, 纂湘棠給了她”情枷愛鎖”, 這大概就是李香蘭呈現給我們最千嬌百媚的音樂全貌; 離開上海後披上和服的山口淑子 , 我們對她這一段的音樂歷史反而是很陌生的 。

廿年前和朋友在馬六甲街頭蹓躂, 在一家老唱片店無意間看到”夜霧的馬車” ,“ 私的鶯” 和”夜來香” 三張一套的系列 ,驚喜若狂 ,買回家裡日聽夜聽, 才開始比較全面看到李香蘭的音樂風貌. 直到今天 ,它們還是擺在我最常聽的架子位置上 , 很喜歡她這時期唱的歌曲, 回到自己戰敗後的風雪故園 ,她的音樂表情反而是最豐富的 ,有矜持有奔放,有微笑有眼淚 , 有希望有絕望, 遠比她的華語歌曲更令人動容。

日本唱片工業素以精良先進的錄音工藝見稱 ,然而這三張歌輯最令人感動的地方是: 它把78轉老唱片的所有雜聲一一保留 , 絲毫不做任何的淨聲修飾, 一百巴仙的原聲重現, 聽覺效果非常自然 ,我認為這是對一個藝術家的基本尊重; 反觀當年香港百代唱片找黃奇智負責舊曲系列, 親眼目睹他在錄音室裡要求調音師添加大量的回聲效果, 以為這樣就更可以更貼近年輕人的聽歌要求 , 兩種對待音樂截然不同的態度, 反映出兩個民族不同的文化素養和氣質。

如果你還不知道李香蘭 , 如果你聽不懂”忘憂草”, 不要緊, 不要怕, 讓我們從”三年”開始罷: 左三年右三年, 這一生見面有幾天?.....

video



我想你不會把我忘記

文: 曉漁

(一)

夜色茫茫,南风清凉,夜莺轻啼,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长夜迢迢,兰闺寂寂,孤枕寒衾,伴着不入梦的我。

你说过忘了我,忘了我吧!为什么又回到我的梦中来……

我怎能忘得了?怎能忘得了那一段我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岁月。一次次的深宵梦回,一声声的长夜低吟,梦儿无凭,空留泪满腮。眷眷第二梦,依依昔日情。往日我是谁?今天谁是我?

传奇的身世,艳羡的天赋,后天的努力, 美丽与智慧双全,我在十里洋场崭露头角。秋波流转,朱唇轻启,惊艳顾曲周郎。

接下了《万世流芳》的片约,作曲家梁乐音大哥在录音室里对我说:

“李家妹子,拿出看家本领,帮我把《卖糖歌》和《戒烟歌》唱好。

我化身卖糖姑娘,却是云雀鸣啭,上乘的音乐素养和天籁花腔,抚慰了千千万万深受重创的中国人的心灵:“快快放下自杀的‘枪’,快快吹灭迷魂的灯。醒醒吧,从今以后别再想着他。”

我可以不想达,可是我不能不想他。他赏识我,我爱慕他。我是千里马,他是伯乐。

爱人呀,天上疏星零落,有你在身旁,我便不知道寂寞……

好一首幽怨如诉的《忘忧草》。这是他化名衡山和林枚创作的歌曲。空谷幽兰,旧情堪诉? 年华消逝,流年无情,有他在心中,有他在梦里,便不觉得虚空。

此外,他还为我量身订制了《海燕》。

我歌唱, 我飞翔,在云中,在海上……

是的,当年,妙曼的身影,聪颖的神采,我是那万顷波涛之上的海燕,呢喃,翱翔,翻飞……

他呢?他就像冬夜里的春风,用无限柔情撩拨我心底死水。配合姚敏大哥的旋律,他为我留下一篇篇春的诗,给我片刻的温暖。两大音乐才子,联手为我打造登峰造极的艺术平台。一个写,一个弹。弹的人施展浑身解数,音符升落,惺惺相惜;写的人深情款款,甜蜜辛酸,尽在不言中。

姚敏大哥说:“李香兰唱流行歌曲,是抬高了流行歌曲。”他太抬举我了,赞美了我,还写了无数好歌给我。上海之余,香港延续。

春天里花儿芬芳,芬芳透心房。

采一朵送情郎,愿花香情也长……

晚风顽皮地掀开窗帘,月光娇羞地踱进庭院;人影茕茕,花香袭人。好熟悉的香味!对了,是夜来香!夜来香,当花花草草都入梦,你却在茫茫夜色里吐露着芬芳,你还不曾入梦。此刻,人儿也不寐。过往的无数个梦里,我或许忘却了来处和去处,但是,数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却像梦一样,跑进我的生命里……

当时,我碰巧在百代公司灌录一支新歌——《忘忧草》。录音完毕,我信步走到黎先生的办公室聊天。


“黎
先生,您近来有没有新作?能否让我看看?”

黎先生拿出新作《夜来香》,我仅仅哼了几句,就无法自拔地喜欢这首歌曲。

黎先生,我非常喜欢这首歌,请把这首歌曲让我来演唱吧!”


夜来香,她不但走入了我的梦里,也走入千千万万人的心中,融入大千世界的音乐空气里。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人生际遇千回百转,今日的离别,或许就是他日的约定。

我因中日战争的肇始而苦痛;我因中日战争的结束而凄楚。不到分离,偏要分离,分离是真不得已。

西元19462 29日,闰二月。我孑然一身站在日本客轮的甲板上。

上海港口的上空布满了殷红的晚霞,一幢幢高楼大厦黑乎乎地矗立在对岸。晚霞无语,晚风乏力,我的思潮起伏,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今宵梦醒何处,樱花坳,晓风残月。

别了,上海,别了,陈歌辛大哥,别了,姚敏大哥,别了,梁乐音先生,别了,黎锦光先生,别了,李隽青先生……

别了,李香兰;别了,我的中国……

(二)

我回来了,姚敏大哥,我回来了,梁乐音先生,我回来了,李隽青先生……

我回来了,香港;我回来了,李香兰……

回来,为着延续和时代曲的一段情;回来,为着无法忘却的失去的梦。

是命运偏好作弄?是分离也不容易?是你们已占据我心扉?是我受不了痛苦的分离,禁不起相思两地?

“香兰妹子,是我信你总有一天回来。”

《金瓶梅》的《身世飘零》《兰闺寂寂》和《乌鸦配凤凰》,姚敏大哥的呕心沥血之作。《一夜风流》的《三年》《他总有一天回来》《十里洋场》和《小时候》,姚敏大哥再次为我打造掷地有声的不朽之作。好不容易望到了我回来,算算何止三年?是的,当年上海的一别,隔断蓝桥,回回头,望一望,自从没见面,一别到今天。

“李家妹子,你也有情,我们也早有意。歌迷在等着你啊!”

“梁大哥,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您放心,我一定帮你把《分离》《梅花》和《歌舞今宵》唱好!”

我演戏,我唱歌。我是神秘美人,我尽量地舞,尽量地唱;我要依偎在你们的怀抱里,因为只有我的歌声合你们的心意。我是高洁的梅花,风雪冰霜之后,心头烦恼尽消。我舞得热烈,我唱得疯狂,不想辜负这一生难得的美满时光。

“綦先生,能唱你的歌,是我的荣幸!”初会綦湘棠,我们交心,他写我唱,旋律扬起,我们情也容易谈,爱也不难说,合作融融。

望着河上的夜色,漫澜的波光,我重唱了隔岸的歌声。无法忘却的失去的梦,我再一次提起他的名字,多少的甜蜜、辛酸、失望、苦痛,重回到我的歌声中。

我怎能不唱?只有你们,你们给我生命美丽,你们永远在我心底,你们把我放在心里。当冬去春来, 花开满长堤之时,当江南三月满眼春色绮丽之时,你们好比一阵阵和暖的春风,听我唱歌,让我知道,好花儿从来不缺少人来赏。

只有你们,只有你们,我想你们不会把我忘记……

3 則留言:

  1. 萧运英5/17/2009

    花一般的梦梦一般的花

    李香兰是少数演而优则唱,唱而优则演的两栖明星。但;当时真正唱演俱佳的歌影星并不多。
    有的观众把她看出影星,也有听众却始终只把她当作歌星爱戴至到今天,她的歌声依然萦绕在我们的耳畔!

    自小便非常迷恋李香兰的歌声,从“小时候”开始,不管是三年,心曲,只有你抑或是恨不相逢未嫁时等歌曲,真是曲曲动听,首首经典亦是个人喜爱哼唱的歌曲之最!

    尤其喜欢由陈歌辛作词谱曲的“忘忧草”一曲,这是一首深情别致而带艺术的歌曲。歌者以扎实的西洋传统美声唱法,幽幽唱道:我在泥中默念你的名字,忘去这烦忧的日子。。。,其中极度高音及极高难度的音域位置,都被李香兰用无以伦比的演唱技巧,一气呵成并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惊叹连连!!

    在情感表达上,她用细腻内敛的淡淡情怀,无可奈何,欲言又止却又欲诉无从似的演绎风格,一切尽在不言中。。。啊!太令人感动也深深沉醉其中,就像陈年醇酒越久越醇,越久越芬香。。。

    回覆刪除
  2. 李香兰于五0年代中后期分别在香港邵氏公司拍摄了三部影片,也录了数量相当多的歌曲唱片,照理说是成果丰硕,也令他在华人演艺界再度声名大噪,可是吊诡的是,有关他在香港发展的那一段经历,在李相兰所出的三四本自传书籍里完全只字未提,包括一些日本电视台所制作的有关他的纪录片也一样,完完全全不提有关他在香港的事迹.这点令我相当纳闷~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回覆刪除
  3. 難得的老歌大全 Oldipedia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