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0日

孫蕤音樂信箱


雪隆旧曲知音联谊会的朋友大家好!

我是孙蕤。



多承林培禾先生诚邀,来贵会办信箱。深感荣幸,同时也感到压力。据我在网上所见,歌友们非常可爱。由于喜欢,会提出非常细致、冷僻、全面的问题。有时,就是专业人士也难以回答。我人比较真实,如有此情形,我会老实向大家承认。下面,按朋友们提出问题的先后顺序,大家来进行切磋交流


过多意识形态 会把艺术复杂化


先生:

你提出的问题,实质就是早期中国歌坛出现的‘中词西曲’(因是日曲,这里的‘西曲’指广义的外国曲子)。不晓得前些年姚莉随欧阳飞莺访新马时,是如何讲的。我作为听众、歌迷、一介草民认为,这是歌坛发展中的正常事。陈歌辛57年被错划右派。当然,凡能抓住一点蛛丝马迹,都会成为罪状。

《春的梦》原曲《支那之夜》是李香兰主演的一部有辱华情节电影《支那之夜》的主题歌。如抛开此点,单看原歌词也无其他含义。当时,著名广播歌星曼萍就唱过原词的《支那之夜》。《期待》是古贺政男作曲,更无一点政治牵连。只是白光为演戏快发疯了(其自语),参与《东亚和平之路》拍摄,与日方关系较密切。白虹曾直接翻唱出自服部良一手笔,李香兰原唱影片《支那之夜》的另一首插曲《苏州夜曲》。张露曾翻唱日本影片《沙漠的誓盟》插曲,古贺政男作曲的《红睡莲》。白虹演唱的《三年》来自英国名曲《当我们年轻时》。更早30年代,周璇翻唱过《鸽子》。他演唱的《蔷薇处处开》也是一首西曲。後三者不是日曲,但道理是一样的。

过多的搅入意识形态,会把艺术复杂化。(右圖為服部良一)


上海時代曲有沒有暢銷榜?

小姓王朋友

当年歌坛的运转与现在有些不同,歌星演唱和唱片销售均无排行榜 。媒体方面只有各种报纸和广播,无电视。周璇、白虹、龚秋霞、张翠红、 白光、李香兰、张帆、陈娟娟等明星,都是以拍电影为主业,而不放弃歌星本色,在影片中演唱电影插曲为主的影歌双栖形式出现。但火爆热闹的程度绝不亚于现在。以周璇为例,她的一部歌唱片,歌舞片放映之後,歌迷又在期待下一部是什么。正如白先勇先生所说,在上海是‘家家《月圆花好》;户户《凤凰于飞》’。在南洋,凡周璇主演的影片发行商全要。而且插曲越多,所出价格越高。後来,干脆计算插曲数量,每多一首插曲,便多加一份价钱。

虽无唱片销售排行榜,但在中国流行音乐第一个发展高潮的40年代前期,有人说,歌曲演唱数量几乎被周璇、白虹、龚秋霞三位包了下来。当然,姚莉也是当仁不让。从销售情况看,排列顺序应是1.周璇 2.姚莉 3白虹 4.龚秋霞。而在战後40年代後期,情况有了变化。周璇因主要致力于电影拍摄,唱片灌录量有所下降。姚莉的却大大上升,白虹此时也只拍过《雾夜血案》《红楼残梦》两部影片,事业重心转向歌唱,也有超过周璇的趋势。而且,转变风格,唱了好多新风格歌曲。白光、李香兰所灌唱片数量较少,这二位是以风格独特取胜的。吴莺音走红在战后40年代後期。她在46—48年三年间,‘百代’为其灌录了30余首歌曲的唱片,几乎首首流行,但唱片销售总量不占优势。她只是46年第一张唱片《我想忘了你》的单曲唱片销售量,临时超过了周璇和姚莉。


兩個填詞大師李雋青與范煙橋

SSL朋友


你说的影片是周璇战後三下香港拍片,第一次拍的第二部《各有千秋》(第一部是著名的《长相思》)。‘大中华’46年出品。朱石麟编导,周璇、黄河、龚秋霞、岑范主演。讲述了女性毕业後,在社会上找工作之难。具有现实意义。导演朱石麟有意不安排插曲,让两位影歌双栖明星发挥表演才能。票房价值并未下滑,一样受观众欢迎。当时,报纸送对联‘昔日歌星清风独树,有歌无歌各有千秋’,舆论评价极高。

词人有两种类型,专职的和兼职的。您提到的两位,恰是两种不同类型。上海的专职词人重要的有包乙(鲁旭)、陈栋荪、李隽青、陈蝶衣、安娥、张准(张生)。香港时期的卢一方、司徒明(冯凤三)、姚炎(胡褒)。兼职的就多了,编剧导演兼职的徐卓呆、王乾白、魏如晦、周贻白、田汉、吴村、范烟桥、程小青、叶逸芳、胡心灵。香港时期的陶秦(秦复基)、易文(杨彦岐)。作曲家兼职的更为普遍,就不在这里列举了。李隽青(1897—1966)善用流畅活泼的白话,

浅易而富幽默感,又能以生活化的简单语言写出深刻的感情和意义。是中国流行音乐 史上一位极优秀的词人。其作品最早出现在30年代後期。



《梅龙镇》 39年‘华成’影片《一夜皇后》主题歌 白明曲 陈云裳唱

《姑苏台》 40年‘新华’影片《西施》插曲 严工上曲 袁美云唱

《花花世界》 40年‘华成’影片《潇湘秋雨》插曲 骆克曲 白虹唱

《临刑曲》 40年‘华新’影片《刁刘氏》插曲 秦章曲 顾兰君唱

《娼门泪》 40年‘华新’影片《杜十娘》插曲 严工上曲 陈燕燕唱

《游春词》 41年‘华成’影片《珍珠塔》插曲 严工上曲 李红唱

《博爱》 42年 ‘中联’影片《博爱.》主题歌 梁乐音去 曲 李丽华唱

《卖糖歌》 42年‘中联’影片《万世流芳》插曲 梁乐音曲 李香兰唱

《疯狂世界》43年‘华影’影片《渔家女》插曲 黎锦光曲 周璇唱

《不变的心》44年‘华影’影片《鸾凤和鸣》主题歌 陈歌辛曲 周璇唱

香港时期 《月儿弯弯照九州》52年‘新华’影片《月儿弯弯照九州》主题歌 梁乐音曲 屈云云唱

《梅花》 57年‘邵氏父子’影片《神秘美人》插曲 梁乐音曲 李香兰唱

《三年》 58年‘邵氏父子’影片《一夜风流》插曲 姚敏曲 李香兰唱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影片《桃花运》插曲 姚敏曲 潘秀琼唱

黄梅调电影《江山美人.>全部唱词(右上圖為李雋青)

范烟桥(1894-1967)小说家,编剧。原名范镛,江苏吴县人。早年毕业于南京东吴大学。1939年後,为上海‘国华’‘金星’等影片公

司编写电影剧本《三笑》《西厢记》《秦淮之家》《解语花》《无花果》。并为《李三娘》《三笑》《西厢记》《解语花》 《恼人春色》等影片插曲作词。当时有‘影坛才子’之称。战後专事教学,并为香港大中华影片公司编写剧本《长相思》,为其插曲作词。建国後,历任江苏苏州文化局长,江苏博物馆长。著有《孤掌惊鸿记》《孤岛三年记》《家室飘摇记》《民国旧派小说史略》及长篇小说《新儒林外史》《维新小史》等

《梦断关山》 39年‘国华’影片《梦断关山》主题歌 严华曲 周璇唱

《点秋香》 40年‘国华’影片《三笑》插曲 严华曲 周璇唱

《拷红》 40年‘国华’影片《西厢记》插曲 黎锦光曲 周璇唱

《天长地久》41年‘国华’影片《解语花》插曲 姚敏曲 周璇 姚敏唱

《钟山春》41年‘国华’影片《恼人春色》插曲 黎锦光曲 周璇唱

《夜上海》46年‘大中华’影片《长相思》插曲 陈歌辛曲 周璇唱

(右上圖為范煙橋)

纠正:《梦断关山》应为《李三娘》主题歌。抱歉!



中国电影第一歌

宇朋友

在中国电影史上,过去的记载一直认为 ,1930年,联华影业公司出品,孙瑜编导,金焰、阮玲玉主演的影片《野草闲花》中,二人所演唱的插曲《寻兄词》为中国电影第一支插曲(那时叫‘无声对白配音歌唱片’)。

凌博在编辑‘中国电影百年寻音集’时发现,‘中唱’上海公司当年‘百代’遗留的模板库中,有明星影片公司1926年拍摄,编剧包天笑,导演卜万苍,由杨耐梅、朱飞、龚稼农、马徐维邦主演。冯子和曲,包天笑词,杨耐梅唱,故事片《良心复活》(根据俄L.托尔斯泰著名小说《复活》改编)插曲《乳娘曲》。还有中国第一影片公司1927年拍摄,编剧谷剑尘,导演张伟涛,由杨耐梅、费柏春、陆福曜主演。冯子和曲,包天笑词,杨耐梅演唱的故事片《花国大总统》插曲《寒夜曲》均比前者要早。


‘中国电影百年寻音集’一套共26CD。包装与‘上海老歌’近似,亦有一整本说明及唱词。共收电影歌曲614首。其中,上海老电影插曲121首,占总数19.71%(一部分曲目‘上海老歌’有收入)。周璇的演唱作品最多,占了121首中的40首。其中,有第一次以CD面世的影片《解语花》主题歌《解语花》。《乳娘曲》在第25辑第一首;《寒夜曲》在第11辑第一首。

(左圖為楊耐梅)

誰先搭上特別快車?

匿名朋友:

《特别快车》作为‘明月社’的歌舞保留节目,最早,由‘四大天王’之首的王人美演唱,黎莉莉也唱过(是否可看作节目AB制的B组)。‘明月社’在1931年,归属联华影业公司,改称‘联华歌舞班’。这时,王人美、黎莉莉等台柱演员都到‘联华’拍电影。一次,歌舞班演出,票已售出。可王人美因拍片回不来。黎锦晖临时用周啸红(周璇当时艺名)救场,替王人美演出,不料大获成功。从此,周啸红崭露头角,亦担任此节目主演。胜利唱片公司也为其灌录唱片。因此,该唱片有周璇、王人美不同版本。



王人美的唱法是当时典型来自民间小调的发声,有些真声喊叫。被鲁迅称为‘绞死猫腔’。周璇(还有白虹)虽当时也属此类发声系统。但毕竟天赋条件不同,表现没那么严重。用香港歌友的说法‘没那么恐怖’。故後来才能开创出‘轻盈曼妙,温柔婉约’的一代歌风。依个人所见,还是周璇的演唱更动听些。

(右上圖為黎莉莉)

讓音樂回歸音樂


晓渔朋友:

涤亚不是陈蝶衣。因那时陈还没作词人。他是1945年第一次为《凤凰于飞》11首插曲写歌词。《苏州夜曲》的歌词应该是直接由日文翻译过来,不需另外创作,有可能是译者的笔名。详情未见记载。



我虽不主张过多撹入意识形态,但此问题太过明显。在回答余先生问题时,提到过影片《支那之夜》中有辱华情节。我想当年在慰劳抗日将士时,绝不会唱这部影片的主题歌《支那之夜》和插曲《苏州夜曲》的。香港朋友很奇怪,不知他们是如何想的。由此想到,我曾在香港MUZIKLAND的网页上提到,周璇开创了一代歌风。结果,遭到版主和一位署名TOP的网友明显反对。我想,这是人人皆知的常识。能办网页的人士,如何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姚敏的化名



爱怡朋友:

姚敏早期作品署本名姚敏和周萍、萍戈。40年代後期,则用梅翁、秦冠等笔名。姚敏与夫人叶红所生女儿名叫梅琳。因此,梅翁的意思是梅琳的父亲。萍戈和秦冠多用作写词署名。少数情况也直接用过原名振民。香港时期用过杜芬、田丰,也用过夏威、穆方、罗凡,多用于为潘秀琼写歌。



当红歌星几乎没有没唱过姚敏作品的。


上海白俄樂隊的背景

晓渔朋友:

上海工部局交响乐团从30年代初,至战後十余年间,有一些变化。该乐团最初在30年代初,为英租界工部局交响乐队,成员全为中国演奏家。如隶属明月歌舞团的张簧、谭光友、严折西、张旋、严华、聂耳、黎锦光,还有後来流行歌坛著名词人江涛及严励、宋廷章等人。当时的指挥是菲律宾人。後来,发展为上海工部局交响乐团,有60余名演奏家组成。以白俄为主,尚有德、奥、意等国演奏家。黄贻钧是1938年10月,与王人艺、陈又新、张贞黻等一起进入该团的。1945年,李香兰在上海兰心大剧院举办的‘夜来香幻想曲’音乐会就是由该团演奏、伴奏的。由黎锦光、服部良一指挥。当时,上海可称亚洲流行音乐中心。其中,一个条件,就是有着这个亚洲首屈一指的乐团。该团有时也为电影插曲和百代唱片公司录音伴奏,担任编曲。但当年没有太重视编曲,故并无资料记载白俄乐师编曲的具体情况。因此,也只能成为‘幕後英雄’。听众会感觉到,周璇等一些名歌星的录音,其编曲十分高明。即使以现今的水平来衡量亦不落後,现今的编曲也很难超越他。



周璇白光姚莉的第一張

关仔角何朋友:

周璇所灌录唱片,未见资料记载哪一张为其所灌的第一张。现在只能找出她最早第一批灌录的唱片。具体特点是演唱方法还是鲁迅称之为‘绞死猫腔’那种。如‘上海老歌’所收的一些大都是胜利唱片,《凤阳花鼓》,与张静、黎明健合唱的《钟声》,与黎明健合唱的《你的花儿》,均记载录音时间1934年8月8日,应是最早的一批。



白光也同样不见这方面的记载。其正式进入上海歌坛是1942年。1943年演唱影片《桃李争春》主题歌是此时期的第一张唱片。但还有更早的录音。如丽歌标牌的《雨夜花》《渔光曲》。其特点是演唱还不是中音,用歌友的话讲,这时期,白光的演唱还是属于周璇那一派的。这些,应是其最早灌录的唱片。



唯有姚莉的第一张唱片有记载。那是1939年,由严华介绍,进百代公司做唱片歌星。由包乙作词,严华谱曲的《卖相思》,以百代副标牌‘丽歌’出版。这是她灌录的第一张唱片。‘丽歌’41638A,B面是黎锦光词曲的《清流映明月》。



香港幕後代唱的四小天后

绍心朋友:

董佩佩:《第二春》 影片 《恋之火》插曲 姚敏曲 易文词(唱片版 影片版原唱是李丽华)

《金嗓子》 影片《金嗓子》主题曲 姚敏曲 李隽青词

《吹泡泡》 同上 插曲 曲选自‘明月社’歌舞《吹泡泡》 秦冠词

《春天是我们的》 同上 插曲 姚敏曲 李隽青词 男声黄河合唱

《琵琶怨》 同上 插曲 贺绿汀曲 狄薏词

《迎亲曲》 ‘新华’影片《采西瓜姑娘》插曲 姚敏曲 狄薏词

《天上的明月光》 影片 《月夜情歌》插曲 姚敏曲 狄薏词 男声江宏合唱

(右上圖為董佩佩)

邓白英:《月儿弯弯照九州》 同名电影主题曲 梁乐音曲 李隽青词 (唱片版 影片版原唱是屈云云)

《双双燕》 影片《何处是儿家》插曲 姚敏曲 韦瀚章词

《说不出的话》 影片《一鸣惊人》插曲 梅翁曲 易文词

《毛毛雨》 ‘电懋’影片《龙翔凤舞》插曲 黎锦晖曲 沈华词

《妹妹我爱你》 同上 黎锦晖曲 沈华词

《何日君再来》 同上 刘雪庵曲 沈华词

《渔光曲》 同上 任光曲 姚敏改编 沈华词 逸敏合唱


张伊雯:《为什么不想寻找爱》 ‘新华’影片《喷火女郎》插曲 姚敏曲 狄薏词



《小奴奴》 影片《传统》插曲 白郎(叶纯之)曲 徐訏词

《卖花歌》 影片《百花齐放》主题曲 侯湘曲 张金词

(左圖為張伊雯)

于飞: 《谁是我的知心人》 影片《月夜情歌》插曲 姚敏曲 狄薏词

《怨自己》 影片《采茶姑娘》插曲 姚敏曲 李隽青词

在内地,我所经历的,只是中国流行音乐第一个发展高潮(上海时期前半部)。到战后,就传不到北方来了。完全是70年代末粉碎‘四人帮’後,蒐集到的资料。最早是听澳大利亚墨尔本对华广播的音乐节目。其中,1/4是上海、香港时期的流行曲,3/4是当时台湾时期的流行曲。最初听到潘秀琼的演唱,还以为她是战後上海走红的歌星,不知她是出身新马,在香港发展。21世纪初用上电脑,加上购买文字、唱片资料。起步虽比港台新马的歌友要晚,但只要留心,就可以把资料蒐集成形。这有些像几何里的现象。最初,好像只是一些分散的点,点积累多了,便可连成横竖的线;线多了,就可组成一个面。这样慢慢就成形了。不过,主要还要靠个人去分析综合。不然,一堆纷杂的素材还是解决不了全面的问题。如拙著中,中国流行音乐第一个发展高潮的一些专题,‘金嗓子周璇对中国歌坛的贡献’、‘早期中国流行音乐的国际影响’等,这要从散乱的基本资料中,加以分析综合提取,才能表达清楚。不是只靠一些基本资料所能解决的。

防空歌為誰而防?

康灯海朋友:

李香兰1942年代表‘满映’到上海拍《万世流芳》。这样,才正式进入中国影界歌坛。从此,算作中国的影星 、歌星。《防空歌》是在这之前,代表日本、伪满时期演唱的作品,我对它没什么很多的了解。但有一点是肯定地,此曲绝不是抗日的,而是描写日本侵略亚洲的产物。我个人亲身经历。当年,日本把朝鲜半岛、关东地区(现大连地区)及台湾省作为他的海外省。地图上,与其本国四岛标同样颜色。二战中,美国以B29型轰炸机轰炸大连。日本技术落后,其高射炮射程根本达不到B29轰炸机的高度,只在飞机下方爆开一团烟雾。家家门窗玻璃都粘上纸条,防空警笛随时会响起。我想,《防空歌》唱的就是这段历史背景。

(左圖為李香蘭)




點秋香是否姚敏代唱?

何要划朋友

中国流行音乐第一个发展高潮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歌星主要职业是拍电影,而不放弃歌星本色,以在影片中演唱插曲的特殊影歌双栖形式出现。从而,影响到不是歌星出身的电影明星,也都能演唱电影插曲,不须请专业歌星幕后代唱。著名男影星中,像金焰、高占非、梅熹等都擅唱。一部分还能应用西洋传统唱法(俗称美声)。稍後的白云、黄河、严俊亦都能演唱。请不要怀疑,《点秋香》中的男声确是白云。歌友们常听姚敏的演唱,会感觉到,白云歌艺虽也不错,但毕竟不像姚敏、严华为专业歌星出身,声音更圆润,风格更潇洒。
国华影业公司所独有的三部歌剧型歌唱片《三笑》《西厢记》《碧玉簪》,男主角都是白云,插曲也均由他演唱。。除《点秋香》外,影片《三笑》中,唐伯虎的唱段如《卖身投靠》《厨房情话》《诉衷情》;影片《西厢记》中,张珙的唱段如《和诗》《赖婚》《男儿立志》;影片《碧玉簪》中,王玉林的唱段如插曲(一)(与周曼华合唱)等,都是他演唱的。现在唯一能听到的是,VCD版电影《西厢记》中他的演唱。留下的唱片不多,有百代出品,鲁旭(包乙)作词,严华谱曲的《我吻我的爱》。
白云从1938年至1964年共拍片近百部。1965年去台湾定居,经商失败,也曾在歌厅演唱,亦不见起色,後又患癌症。失望之中,在日月潭边服毒自尽,身後事由广东同乡会安排办理。一代‘风流小生’下场 竟如此凄惨。(右上圖為白雲)

誰是楊羅娜?

炜超朋友:

在中国流行音乐第一个发展高潮中,李香兰创立了一个独树一帜的流派—以西洋传统唱法演唱流行歌曲。此前,西洋传统唱法前辈郎毓秀、喻宜萱、黄友葵、胡然、蔡绍序、盛家伦等,虽也唱过流行歌曲范畴的电影插曲。但并未以流行歌手姿态出现,故也未成气候,形成流行音乐的一个流派。到香港时期,这个流派更发展壮大了。王若诗、田鸣恩、杨光、邹慧新、罗娜、韦秀娴、鲍培莉均属此类。

罗娜姓杨,全名杨罗娜。50年代中期,曾为菲利浦唱片公司录制了一些唱片。其中,艺术歌曲、西洋流行歌曲译曲、电影歌曲、及时代曲的比例相当。这些歌曲她都以正统西洋传统唱法演唱。其中,以改编自约翰. 施特劳斯著名圆舞曲《蓝色多瑙河》的《春的歌颂》和林声翕作曲的艺术歌曲《暗淡的云天》较著名。这两首歌常被安排在时代曲节目中播出。除此,在菲利浦唱片公司还录制过《旅行歌》(影片《红尘》插曲),《莺之恋》(影片《新夜半歌声》主题曲)P31001H。《轮回》《暗淡的云天》(林声翕指挥)P31077H。还有《求爱曲》《春的歌颂》P31039H。

周璇唱過六字部歌名嗎?

槟城璇迷朋友



您所说的‘六字部歌’是指歌名含有六个字吧?我这样理解如不错,有记载周璇一生演唱过的200多首歌曲中,有二字部、三字部、四字部、五字部、七字部,还有一首九字部歌。,即1941年,‘国泰’出品,吴村编导,周璇、白云、慕容婉儿主演,中国第一部大型歌唱片(指‘好莱坞’路数,不指中国独有的‘歌剧型歌唱片’。如《三笑》《西厢记》《碧玉簪》)10首插曲中的《秋天里开了春天的花》阳涓溪曲,吴村词。就是没有唱过‘六字部’的歌。


如何評論张善琨?

晓渔朋友:

1.张善琨在‘新华’建立初期1935—36年,拍摄过像《新桃花扇》《狂欢之夜》《壮志凌云.》《青年进行曲》《夜半歌声》等具有现实意义的影片。

孤岛时期,他经营的‘新华’、‘华新’、‘华成’所拍影片,几乎占了当时的半数。拥有上海演职员的大部分。以女明星为例,他拥有‘新华’的四大名旦。袁美云、陈燕燕、顾兰君、陈云裳,还有谈瑛、李红、童月娟等。他能很好地协调顶尖四大名旦的关系,使她们都觉得张对自己是最好的。能使她们联手出演《四五花洞》(当时1938年,陈云裳还未到‘新华’,这位置由童月娟代替)。海报排名等艺人中的敏感问题都未发生争执,足见其管理协调能力。

‘孤岛’消逝後,为了继续其电影事业,不得已与日伪合作,由川喜多长政的游说,担任‘中联’总经理。有资料披露,川喜多找张谈话,躲避不了只好见面。川喜多要他出面组织上海电影界,参加日方的电影机构。张当时未做肯定表示。後来,据说他向重庆方面地下工作人员商量,获得指示後,才答应川喜多的要求。当时,久困上海的电影工作者得知後,相互交换过意见,先後加入了‘中联’。他们加入的另一重要原因是为了解决生活问题。从‘中联’到‘华影’42—45年3年间,共拍片130余部(‘中联’50部‘华影’80部),只有4部日本国策片《博爱》《万世流芳》《万紫千红.》《春江遗恨》只占不到3%。大部是文艺、伦理、歌唱、歌舞等不涉及政治的故事片。如歌友牢记不忘的《鸾凤和鸣》《凤凰于飞》。有的还颇有些说教意味,如43年,白光、梅熹主演的《为谁辛苦为谁忙》(又名《舐犊情深》,有名插曲《你不要走》)。另如45年,欧阳莎菲、严化主演的《摩登女性》。

战後,张去香港,先经营长城影业公司。其创业作《荡妇心》及接下来的《一代妖姬》《血染海棠红》都成为影史上的经典之作。还有周璇最後二部歌唱、歌舞片《彩虹曲》《花街》也成为经典名作。‘长城’未经营好,後被袁仰安改组为长城制片公司,成为左派电影机构。经过短暂的‘远东’,1952年,恢复了新华影业公司。此阶段所拍歌舞片《桃花江》《葡萄仙子》《采西瓜的姑娘》《阿里山之莺》《风雨桃花村》,开辟了香港时期地歌唱片,形成无插曲不成影片。1955年重拍的《海棠红》,成为第一部中国在日本拍摄的伊士曼彩色片。从此,把香港影片带入彩色电影时代。捧红了钟情、陈厚一批青年演员。最後,因操劳拍片事物,心脏病发作,客死日本。

张善琨还应该是一位对中国电影事业有贡献的电影事业家。

2.徐朗和张生不是李厚襄的笔名。有网友认为,徐朗与《上海小姐》的词作者维克都是黎锦光的化名。‘上海老歌’的编者王勇博士也这样认为。依个人所见证据不足。还是认为徐朗是战後上海歌坛新晋的青年作曲家为妥。

张生是上海词作家张准的笔名。张准仰慕鼻音歌后吴莺音,为其演唱《柳浪闻莺》插曲《听我细诉》写词(李厚襄谱曲)时,特别用了张生这笔名。把吴莺音看作崔莺莺。在为吴演唱《断肠红》(严折西谱曲)作词,也用了张生这笔名。

3.‘百代’灌录唱片应该没有这种规定。这样,对歌星的自尊有伤害。头牌大歌星如周璇、白虹 、白光等也不会加以理会。现有二例,1944年,黎锦光完成《夜来香.》的创作,就是放到桌上的作品筐里,包括周璇等许多歌星都看过,均无演唱兴趣。李香兰去百代灌录《卖糖歌》时,发现此曲。哼唱过後,要求演唱此曲,结果,灌录後大大走红,後传至日本。1948年,作曲家刘如曾以金流为笔名,写下《明月千里寄相思》,请吴莺音演唱,吴哼唱过後认为不好听,不想唱。刘求她一定要唱,否则,他就没有稿费收入。吴答应下来。岂料,此曲一经唱片上市受到热烈欢迎。特别是在港台,更是人人爱唱。

中華歌舞團南洋行

落難還是載譽?

匿名朋友:

这两种说法各自只说出了事物的一面,把他们合起来便完整了。这两方面并不矛盾。

1928年, 黎锦晖带领中华歌舞团,经香港到暹罗(泰国)的曼谷、新加坡、印尼的巴达维亚(雅加达)、苏门答腊、马来亚的吉隆坡、怡保、槟榔屿、巡回演出。所到之处,无不受到侨胞的热烈欢迎,当时确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每次都以黎明晖的《人面桃花.》和《毛毛雨》压台,赢得无数掌声,曾七次谢幕,欲罢不能。但因其不是生意人,不善经营,办团完全出于志趣爱好,此行反而亏本。致使全团回国路费都凑不齐,一部分团员先行回国,剩下他与几位小演员滞留新加坡。

黎锦晖人非常善良。他经常把演出所得大部份分给了团员,经常形成‘个人富,团里穷’。常常只靠他个人的稿费、版税支撑歌舞团的开支。而且团员来去自由,花精力培养的主力演员可以随意离团,不尽义务。王人美、黎莉莉等主要演员,轻易就离团进电影公司拍片。王人美就是因为在‘联华’拍片,耽误了歌舞演出,黎锦晖不得已用周璇救场演《特别快车》。这在一般老板是绝对不可以的。

再来看,滞留新加坡的团员,完全是与黎锦晖有亲情或关系密切的。有其妻徐来,女儿黎明晖,义女黎莉莉等。当时,新加坡政府有规定,凡与两名外姓少女同住,便有贩卖人口嫌疑。原名钱蓁蓁的黎莉莉,就是那时认黎锦晖为义父,做了其义女的。

黎锦晖无奈,与其在中华书局任职的四弟黎锦纾联系,找书店老板商量。出版商要他写一批流行歌曲。他写了家庭爱情歌曲100首,换取稿费,才得以带领身边的几位小演员回国。这其中,就有著名的中国第一批流行歌曲《桃花江》《特别快车》等。(左上圖為黎錦暉與夫人)

我也有个问题,请网友帮忙解答

月下思乡 1.月儿亮晶晶,照不见我的心。时时要想走出蛮荒境,重重压迫难脱身。 天哪,天哪!给我一对羽翅啊!我要像飞鸟一样,直上九重云。 2.月儿亮煌煌,照不见我的床。夜夜梦里回到老家乡,天遥地远成空想。 天哪,天哪!给我一阵大风啊!我要像树叶一样,飘荡回故乡。 歌谱记载,‘新华’影片《蛮荒遇艳》插曲,严工上曲,杨小仲词。可推知,此片为中国著名第二代导演杨小仲执导。出品时间大约是1940至1941年,就是搞不清是谁原唱。

作曲人連城是誰?

余先生:
有的歌谱记载为金成曲、君瑞词。这首歌出自陈歌辛的手笔,当不成问题。据我所知,其原唱应为张露。‘百代 ’唱片也记载为金成曲、君瑞词、张露演唱。至於连城未见记载其人,有可能是误记。也未见陈歌辛另有笔名君瑞。

白虹疑惑

美丽朋友:
白虹于1950年 与黎锦光离婚後,便北上回到故乡北京,改行做了话剧演员。并与著名话剧演员毛燕华重组新家庭。从此便息唱,也不须去香港发展电影、歌唱事业了。他在战後,把事业重心放到歌唱上,只拍了《红楼残梦》《雾夜血案》二部影片。并改变歌路,唱了好多新风格歌曲。至於,最後一张唱片未见记载。像1949年演唱的《雨不洒花花不红》,应该是其最後一批唱片。
姚敏作曲的《河上的月色》首唱是白虹。只是,李香兰灌录唱片後,人们反而吧原唱的白虹忘记了。无独有偶,严折西作曲的《重逢》首唱也是白虹。可自从姚莉演唱後,人们又把原唱白虹忘记了。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黎南洋是黎锦光的大女儿。是在1936年,他带领大中华歌舞团到南洋巡回演出,在南洋出生,故取名黎南洋。当时白虹只有18岁。黎南洋现居北京,在他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关于《夜来香》的版权问题,现在他们黎家内部就发生问题。黎南洋没有把其父的后妻放在眼里,,只与其亲弟弟商量有关事宜。照道理,两方面都是黎锦光的妻子,应有均等的权利,应该是平等对待。这是人为一己之私很难避免的问题。(右上圖為白虹)


黎錦光如何逃過文革清算?


康灯海朋友
我因为身居中国北方,无论是上海抑或是香港的时代曲艺人,都没有机会亲自接触。只是前一阵,‘谨思慎笔’作曲家陈瑞桢的公子在网上出现。我在‘百度’姚敏贴吧中,曾对他进行网上采访。蒙其供给一些有关其父的生平情况。
黎锦光1949年後,长期在上海中国唱片厂任音响导演、音乐编辑等职,有作品问世。不过,不是时代曲。1958年,根据新疆民歌编配的轻音乐《送我一支玫瑰花》,采用了探戈—包莱罗节奏,成为20世纪50年代广泛流行的舞曲,几乎尽人皆知。在上海唱片公司工作时,曾编辑过2000多首戏曲、歌曲、音乐的唱片和音带。
黎锦光在当时,可以说夹起尾巴老老实实做人。加之,平日人际关系良好。所以,在文革中逃过一劫。无独有偶,其前妻白虹,在北方话剧界也没有受到冲击。还有张帆,在八一电影制片厂也安然度过。虽当时许多名人遭到冲击,毕竟还有平安度过者。(左上圖為黎錦光)

誰號召六大歌星同航?

观明朋友:

《航行向家乡》的演唱者是六位著名女歌星。排列顺序是1.姚莉2.张露3.逸敏4.陈娟娟5.龚秋霞6.邓白英。男歌星是伴唱者,并无名字列入。舒音曲,秦冠(姚敏)词。灌录时间约是1952或53年。此时,‘百代 ’在香港已设办事处,工作重点逐渐由上海转移至香港。但具体唱片生产仍在上海,故唱片片心仍标上海百代唱片公司。片号为35975A(B面为姚莉演唱《渔光曲》)。

歌友们非常可爱,对这些著名歌星极尊重,可以说是‘忠实粉丝’。见到六位著名歌星共同演唱一首作品,觉得非常不易。实际,她们都是百代的属员,工作需要就要出来演唱。这是工作需要,不须靠谁的面子才能聚到一起。可以看到,她们有时都会互相替对方担任配唱或和声。连名气最大的姚莉也不例外。

這些歌舞片還找得到嗎?

康灯海朋友:
(周璇主演歌舞片"彩虹曲")

您所记挂的几部歌唱、歌舞片,恰好都是上海时期所拍,插曲数量名列前矛的。其顺序是1.《柳浪闻莺》15首 2.《鶯飞人间》12首 3.《凤凰于飞》11首 4.《天涯歌女》10首 5.《鸾凤和鸣》9首。除拷贝丢失,可能在北京中国电影资料馆会有拷贝保存(香港电影资料馆保存资料可能多些,但只是5,60年代香港所拍影片)。我虽做这方面工作,从来也没想到重新观赏这些老影片,不晓得他们是否允许公众去观赏。您可以联系一下看。这些影片从未见有碟片上市。估计,像《凤凰于飞》《鸾凤和鸣》是日本人主持的‘华影’所拍。虽属无政治倾向的纯娱乐片,怕暂时也不会有售。好像有传说,《天涯歌女》拷贝已丢失。不知准确与否。
中国老电影和时代曲被禁封了30年,观众印象已淡漠,年青一代根本不了解,并无老歌或老电影收藏协会等组织(这与马来西亚很不同)。像我做这个工作的极少,几乎成为稀有的怪人。中国各省也无电影资料馆,只有中央北京的中国电影资料馆。


白虹"埋玉"是哪部電影插曲?
杨老先生:
得知您已是耄耋之年,对这些老歌、老电影还是如此眷恋,十分佩服。尤其还能操作电脑,字打得也很好,实在不易。
1945年,七大歌星中的周璇、白虹、龚秋霞、白光、李香兰均曾在上海开过个人独唱音乐会。可惜我年纪较小,又是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因此,无缘亲自欣赏。如今,只能从资料中得知。
《埋玉》是1941年,上海金星影片公司出品的影片《无花果》插曲。范烟桥编剧,郑小秋导演,白虹、舒适、陈琦、孙敏、龚稼农、蒙纳主演。大学毕业的富家子朱大年(舒适饰),与女佣杨妈之女杨小宝(陈琦饰)真心相爱,却遭家庭阻挠,便离家出走,携小宝到乡下成婚。为生计所迫,不得已别家外出谋生,一去杳无音讯。小宝生下一女,思念丈夫身染重病,抱恨而亡。女儿陆玉英(白虹饰)由姨婆陆寡妇收养,长大学艺演唱苏州评弹为生。大年任化学教授。实验中爆炸,为救二位门生致使双目失明。由这二位得意门生照顾,一直未另娶。在一偶然机会,玉英认识了其一位学生。从而找到生父。听过讲述,她把父母一生的哀怨故事,编成评弹《埋玉》演唱,以纪念逝去的生母,并与其父的两位学生一起,服侍、陪伴其父的晚年生活。
插曲《埋玉.》由金玉谷(黎锦光)作曲,导演郑小秋作词,女主角白虹演唱。这首评弹是用国语演唱的。因为,吴语属江浙语系的一种方言。流行歌曲是在全国流传,一般不用方言演唱。联想到现今香港的粤语歌,尽管影响很大,甚至有国际影响(华侨、华人操粤语者居多),但还是不能成为主流。主流还是国语歌曲。

上海百代撤離前夕最後一批唱片

晓渔朋友:
因‘百代’的工作方式及年久时代变迁 影响,这问题比较复杂。现把王勇博士编撰‘上海老歌’所得有关资料分类列出以供参考。


1.‘百代’在上海录制的最后一批歌曲,录音日期为1949年5月12日,模板编号B1428—1431,内容为姚莉演唱的《告诉妈妈》《你已属于我》;张帆演唱的《何处寻芳草》《不求人》。每一首歌都有一个模板编号,两张模板压制成一张黑胶唱片。每张唱片有一个唱片编号,分成AB两面。
2.自B1414号以後的模板均未编制唱片编号。说明并未压制成唱片。上项4首歌曲就在此模板编号之後,可知并未压制成唱片。故只有模板编号,而无唱片编号。
3.自B1425号以後的模板均未留在上海。有可能‘百代’南迁时带到了香港。後来,送到印度生产,港台新马的歌友很容易买到这些黑胶唱片。
4.编制的最後一个唱片编号为35848,A、B面分别为张帆演唱的《家乡》和《新月上草原》。这只是资料记载完整的一张,把它看做‘百代’在上海录制的最後一张唱片也未尝不可。不过,还有不确定因素。见第6项。
5.标注出版日期的最後一批唱片,编号为35802—35812,出版日期为1949年4月。这才是既有唱片编号,又有出版日期的最後一批唱片。
6.35813—35848号唱片虽已有片心存档,却未标注出版日期。这批唱片在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之前,是否已面市值得怀疑。第4项正是这36张唱片的最後一张。
南迁香港後,未见有关此方面的记载。不过,观明朋友 所提及的《航行向家乡》,就应是‘百代’南迁香港後,所灌录的第一批唱片。这时的唱片有一特点,还是在上海生产的。因此,片心标牌仍标‘上海百代唱片公司’。唱片编号前两位数字仍是35,待升位至36後,才是在香港本地生产

白光與日本淵緣

匿名朋友:

白光用她自己的话说‘想演戏快要发疯了’。加上,当时年轻,不考虑其他後果,便报考了当时日本人在北平办的‘中华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影’,後并入‘中联’组成‘华影’)。与其一起考入的还有女影星李明(後调入‘满映’)。在这里,拍摄了日本人宣传‘大东亚共荣’的《东亚和平之路》。她并没有到‘满映’拍片。後来,去了日本东京女子艺术大学,从声乐家

三浦环学习声乐。1942年回国,进入上海影界歌坛。

战後,上海颳起追究‘附逆’影人的风潮。白光悄悄溜走,北上回到故乡北平隐藏起来。1948年,谢添为拍《十三号凶宅》遍寻白光。结果,在一处非常不起眼的小四合院中,才找到她。邻居根本不晓得,这里住的竟是当时名满上海滩的影歌双栖明星白光。追究‘附逆’影人也是一阵风。连张善琨、张石川等影界重要人物最後都无事,何况一些演员。後来,白光又回到上海拍片。

他演唱的日本歌曲,我没有听过,也不大了解。因为中国流行音乐史中,白光正式进入中国影界歌坛是1942年,他回国後在上海登台演唱;进入‘华影’拍第一部影片《桃李争春》,因演唱同名主题曲而声名大噪。

(右上圖為白光)

李香蘭憑甚麼走紅?

陆伟先生:
一位艺人的走红,不是靠单一条件,而是一个综合因素。
1.李香兰1942年,代表‘满映’到上海‘华影’拍《万世流芳 》。正是这部影片和片中二首插曲《卖糖歌》和《戒烟歌》使她在中国影界歌坛声名大噪。此条件与周璇的《马路天使》和插曲《天涯歌女》《四季歌》,还有龚秋霞的《古塔奇案》与插曲《秋水伊人》的条件是一样的。
2.1944年,所灌唱片《夜来香》又红遍南北,甚至国际驰名。使她的身价便保持下来。
3.她又有一与众不同的条件。便是自小打下声乐基础,能以西洋传统唱法演唱流行歌曲。在中国歌坛创立下一个独树一帜的流派(虽然她不是始作俑者。早期中国西洋传统唱法前辈郎毓秀、黄友葵、胡然、蔡绍序等,亦曾用西洋传统唱法演唱过流行歌曲范畴的电影插曲。但未成气候,亦未形成流派)。这个流派在香港时期更加发展壮大。
因此,李香兰主要是靠独特风格取胜的,而达到与周璇、姚莉等名歌星分庭抗礼。这样讲陆先生理解吗?白光在风格方面亦有相类似的条件。
在上海时期,人们不晓得她是日本人。只以为是日本人在东北培养的亲日华人歌星。李香兰相对说不是很平易近人的。‘一百年的歌声’专题片中,一位上海老歌迷叙述,当年,在上海街头遇到周璇和李香兰。她请她们签名。李香兰用手一挡,把她拒之门外;周璇则为这位歌迷痛快地签了名。起码,与周璇相比她相对不是很平易近人的。我想,她只唱陈歌辛与姚敏的作品(尤其陈歌辛是学院派出身,与其更相和)而未唱李厚襄、严折西的作品,可能与此不无关系。

31 則留言:

  1. 余先生11/11/2008

    太好了!

    回覆刪除
  2. 余先生11/11/2008

    我来也!先拔头筹!
    上一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期,上海孤岛时期,百代旗下的一些(主要是)女歌星在不是十分情愿的情况下,灌录了东瀛译曲。我所知道的,姚莉的《春之梦》(春天的梦,令人依恋的梦……)是其中一首。负责写词的是陈歌辛。他因此蒙受了一些不白之冤。白光也唱过一首东瀛译曲《期待》,同样由陈歌辛写词。姚莉十多年前接受访问时,回忆起这件事,曾表示,除了她,还有几位百代旗下的女歌星也唱了这类型的歌曲。请问白光的《期待》是这事件的产物吗?还有谁唱的什么首歌属这类型的歌?当时的情况如何?
    谢谢。

    回覆刪除
  3. 小姓王11/11/2008

    上海早期的流行唱片, 到底有沒有銷售統計數字? 誰的唱片賣得最好 ? 誰又是毒藥?
    創下最高銷售紀錄的,又是哪一位?周璇? 吳鶯音? 白光還是李香蘭 ?

    回覆刪除
  4. 周璇每部电影都有插曲, 且风行一时, 印象所及只演过一部没有歌唱的电影(一下想不起片名)票房是否慘敗?
    謝謝孫先生賜教

    新加坡SS LOH

    回覆刪除
  5. 孙蕤老师
    还有两个问题
    1)(题外话 )请问您的笔名孙蕤的蕤字甚麽唸音, 有特别意思吗 ?
    2)上海两个名填词人范烟桥和李隽青, 应该都不在世间了, 孙老师是否清楚这两个人的背景? )(李隽青填的歌词不计其数 ,走红程度, 就如今日香港乐坛的林夕,但听闻晚年也过得不好 )
    谢谢
    SS LOH

    回覆刪除
  6. 谢谢配禾给大家带来这个精彩栏目,这是时代曲迷们的福气!

    同时也谢谢孙蕤老师!

    我也有问题,还望孙老师指点迷津:)

    常读到资料说阮玲玉《野草闲花》里的寻兄词是中国第一首电影插曲,最近听到了另一个说法,杨耐梅在《良心的复活》曾演唱的《乳娘曲》,那才是中国电影第一歌。

    请问老师,这首歌是否有灌录唱片?还传世吗?

    回覆刪除
  7. 再次谢谢孙老师

    回覆刪除
  8. 老上海的摩登时新调

    按照黎锦晖的梦想,西洋乐器应当为中国音乐服务,再观照刘天华的想法,中国乐器应该可以拉奏出西洋乐曲般的音乐。既然硬梆梆的乐器都交流了,音律结构的对换与搀和虽不能说是更容易,但却是更隐密、更频繁。

    两种音阶的相混,即是把歌唱旋律结构的中国五声音阶中的宫、商、角、征、羽五音对上西洋音阶的主音、上主音、中音、属音与下中音。看似一拍即合,实际上是中国的乐器与歌唱得向西洋音皆属于十二平均律看齐,因此一开始需要一段摸索的时期,〈毛毛雨〉可说是奇葩,和声变化多、又敢于融混入不同的音阶,除此之外,一开始大多西洋乐器伴奏的五声音阶歌曲都拘泥于简单的和声,比如周璇的〈特别快车〉(黎锦晖词曲),从头到尾几乎都是I级和弦,IV与V不过只是经过或是点缀,而旋律部份硬是保留了中式一团一团的加花,与连续级进、一音不少的西洋音阶。

    回覆刪除
  9. 孫教授剛動完手術 目前在調養中 他答應很快就會跟大家見面 希望大家耐心等待 我們祝願他早日康復

    回覆刪除
  10. 王人美黎莉莉和周璇都分别灌唱过黎锦晖写的"特别快车", 在三十年代这应该算是一项纪录罢? 想知道这首歌最初是写给谁唱? 谁又赢得最好的市场口碑?以孙教授的个人观点, 三个人谁又唱得最好?

    回覆刪除
  11. 孙老师:
    您好。
    从培禾口中得知您刚刚动过手术,还望您多多休息,好好照顾身子。
    一些有关《苏州夜曲》的疑问,想请教您。
    我们都知道,《苏州夜曲》的中文版首唱者是白虹,而中文歌词是由涤亚写的。请问涤亚是何方神圣?是陈蝶衣吗?因为“涤亚”和“蝶衣”音近。

    上一个世纪九十年代,香港女导演张婉婷拍了一部《宋氏王朝》,以宋家三姊妹的事迹作为蓝本,由杨紫琼饰演宋霭龄,木头女星张曼玉饰演宋庆龄,邬君梅饰演宋美龄。电影中有一幕,宋家这三个女人联袂到前线犒军,当时,正值日本侵华,国共合作抗敌,烽火连天的时刻。可是,却有女歌星在前线军营里唱《苏州夜曲》。抗日时期,国难当头,生灵涂炭,炎黄子孙联手抗日,因为痛恨日本人,所以罢买日货。我想,即使《苏州夜曲》的旋律多么动听,即使《苏州夜曲》的歌词写得多么美,但是,这一首由服部良一作曲的日本歌曲,有可能在抗日前线的犒军场合里唱吗?历史上有这等事情发生吗?白虹将这首歌灌录成唱片,是战前,战时,抑或战后的事情?
    谢谢
    晓渔

    回覆刪除
  12. 孫教授
    十步之內必有芳草, 何況是遠各一方有幸認識您這位時代曲考究大師, 替我們解答各種疑問.
    在下沒歌唱天賦 ,卻對上海時期至五六十年代香港流行曲執迷不悟, 基本上只曉得歌者及歌名, 很少留意作曲及填詞人, 這方面的資料常令我摸不著頭腦.
    我想知道姚敏先生用過哪些筆名作曲填詞 ?有哪些當紅歌星不曾唱過他的作品?最後祝您早日康復, 繼續為我們大馬舊曲迷化解迷惑 .

    回覆刪除
  13. 孙老师:
    您好。
    我在一本书上看到:
    当年上海时期的时代曲(尤其是百代的),大都由上海工部局(租界时代的市政府)的乐队伴奏。她的成员大都是白俄人,乐队成员约有三四十人(黄贻钧是其中一人)。录音室有隔音设备,录音工程师来自法国。白俄籍的阿伐夏莫洛莫夫编曲写套谱。
    可否详细谈一谈这支乐队,和这个白俄编曲人。
    谢谢。
    晓渔

    回覆刪除
  14. 關仔角何12/10/2008

    孫教授
    我很想知道周璇, 白光及姚莉最早灌錄的第一張唱片是甚麼歌?迄今一直查不到資料.
    感謝賜教

    回覆刪除
  15. 孫教授
    先向您問好
    我心中的華語歌壇四小天后于飛董佩佩張伊雯鄧白英 都替不少電影公司幕後代唱 想請教您她們唱過哪些膾炙人口的電影插曲 知道您一直長居大陸 在那個全然封閉的年代 您是通過怎麼樣的途徑或管道蒐集當時遠在香港的娛樂資訊 ?
    謝謝 並祝安好

    回覆刪除
  16. 康灯海12/10/2008

    孙教授,您好。我一直在苦苦寻索李香兰唱的“防空歌”歌词。
    不知您手上有它的歌词吗?我也很想知道作曲填词人,及伴唱者的名字。

    之前,台湾一名年轻的李香兰迷在自己的博客凭主观的听歌揣测而发布在网页上的“防空歌”歌词,相信错误百出。

    参阅: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noski/3/1234594425/20031203145346/


    另一名日本专门收集李香兰唱片及资料的博客Tony之前提供的“防空歌”78转唱片的编号35614a‧35614B为黄飞然唱的“救国歌,后被眼尖的网友揭发为冒假,实为“花外流莺”的唱片编号。参阅:

    http://blogs.yahoo.co.jp/axttony/17908099.html


    我也很好奇”防空歌“歌词内容到底是为水深火热的中国人抗战,还是在宣扬日本皇军作战的帝国精神?

    回覆刪除
  17. 何要划12/12/2008

    孫教授
    電影明星白雲的歌 ,我只聽過他與白虹周璇合唱的"點秋香" , 有人甚至懷疑此曲很可能是由姚敏代唱, 也許因聲線和唱法有雷同處, 難免引起質疑.
    孫教授可否提供有關這方面的資料?

    回覆刪除
  18. 孙教授
    上海时期老歌我不很熟熟悉, 比较有印象的反而香港五六十年代的流行曲, 其中我最欣赏的是女高音罗娜, 据说是中法混血, 长得非常漂亮, 歌唱得很好, 聴过她的"旅行歌", 进行曲式的旋律 ,很震奋人心 !孙教授可清楚她的资料?
    谢谢

    回覆刪除
  19. 我只有一個問題
    周璇有唱過六字部的歌嗎?
    祝好

    檳城璇迷

    回覆刪除
  20. 孙老师:
    您好。
    (一)该如何比较客观地评价张善琨这个人?
    (二)徐朗、张生都是李厚襄的笔名吗?
    (三)丛书上看到,当年上海百代的操作,一首歌词曲、伴奏写好后,如果不是全部,至少是几个百代旗下的歌星逐一试唱,然后才选出最适合唱这首歌的人灌录唱片。实际情况是这样吗?
    谢谢。
    晓渔

    回覆刪除
  21. 王人美黎莉莉的《桃花江》让我想起在南洋组班演出的中华歌舞团。有说是黎家班落难南洋,整个歌舞团连归国的旅费都筹不出来;近日看了老上海电影怀旧第一人赵士荟先生的著作,提到黎家班在南洋五属的演出非常成功,载誉而归。两个落差这么大的结论,到底哪个说法才是正确的?

    回覆刪除
  22. 余先生12/20/2008

    孙教授:
    陈歌辛曾以金成和戈忻的笔名写了一首歌《阿兰娜》。《大戏考》上说唱者是连成。请问连成为何方神圣?他好像没有唱过其他歌曲?
    余先生

    回覆刪除
  23. 請教孫教授,
    印象中白虹好像沒到過香港拍電影或唱歌?她也算頂尖紅星, 為什麼沒有想過跟周璇李麗華,周璇,白光等人到那裡發展歌唱事業? 她在甚麼時候息唱? 最後一張唱片是甚麼? 姚敏寫的"河上的月色", 是她先唱還是李香蘭? 黎南洋是不是和黎錦光生的孩子?是他們唯一的孩子嗎? "夜來香"版稅的官司糾紛, 孫教授怎麼評論呢?

    回覆刪除
  24. 康燈海12/21/2008

    知道孫先生畢生從事研究時代曲工作多年, 想知道您過去曾經跟哪一些藝人或作曲填詞人有過聯繫或接觸?可否談談對這些過往音樂人給您的印象?
    我個人對黎錦光很好奇, 他擔任過百代唱片公司重要職務, 解放之後,他是否繼續從事音樂創作? 以他當年的名氣和影響力, 十年文革期間, 他是怎樣可以明哲保身 (不像陳歌辛劉雪庵等人被套上牛鬼蛇神的莫須有罪名) 奇蹟似的避過這一場浩劫?
    謝謝

    回覆刪除
  25. 孫教授
    我聽歌向來不求甚解 但有一首歌我個人就非常喜歡 航行向家鄉 唱片註明七大歌星合唱 這個聲勢也算是華語歌壇史無前例的創舉 我想知道當時唱片公司是如何將這七個人召集人起來 是誰的魅力能夠令她們破天荒攜手合作 是作曲人姚敏嗎 裡頭的男聲是否只有姚敏一人

    回覆刪除
  26. 康灯海12/23/2008

    孙教授,圣诞快乐!

    在南洋旧曲迷们的心目中,上海早期几部歌舞片,像"柳浪闻莺","天涯歌女","凤凰于飞","莺飞人间","鸾凤和鸣",到香港50年代初期的“彩虹曲”,都是失落已久的葵花宝典。请问,中国哪里的电影资料馆有收藏这些经典名片?是否允许公众前往观赏?

    中国哪里有兜售上述影片?


    在中国,有没有老歌或老电影收藏协会的组织?要通过怎样的途径联络它们?

    据了解,中国许多省份都设有电影资料馆.据你的了解,哪一家的中国老电影收藏,特别是解放前的电影,最有系统,最具规模和最完整?

    回覆刪除
  27. 杨汉龙12/23/2008

    孙教授,菩萨保佑!

    我今年已经80开外,是如假包换的白光迷。我这把年纪,还可以模仿她的声线唱“我是女菩萨”、“小花”、“救荒歌”、“红杏出墙”。和爱马弟弟二重唱“湖上吟”。抱吉他的爱马弟扮演莎莎。

    年轻时候,白光在马来西亚槟城中山戏院随影片“结婚24小时”登台,当时她穿紧身旗袍唱“你不要走”,听她唱这首歌的时候,就是想走也舍不得走。她真的太迷人了。难怪当年在台湾劳军时另整场阿兵哥军心大乱。

    在她年纪大时,也在金宝一家戏院看她随片登台。记得当时董佩佩也跟白光同台演唱。当时她的歌声还是一样好听。到现在,我还收藏当年白光和董佩佩南洋巡回演唱的一张33转唱片。

    请问,孙教授年轻时有看过白光、李香兰、白红、周璇等人登台的经验吗?对她们又留下怎样的印象?

    我也很喜欢白虹唱的“埋玉”。 曾经非公开演唱过这首歌,由爱马弟琵琶伴奏,由我一边听唱片,一边记下歌谱。希望有机会在网上跟大家一起分享。

    请问孙教授,您手上有没有多一些有关“埋玉”的资料?印象中,龚秋霞也有唱过这一首同名但不同曲调的歌曲。请问孙教授个人比较欣赏哪一个版本?

    回覆刪除
  28. 孙老师:
    您好。
    上海百代唱片公司在撤离上海之前,最后出版的一张唱片是哪一张唱片?
    她1953年移师香港,第一张出版的唱片又是哪一张唱片?
    谢谢。
    晓渔

    回覆刪除
  29. 孙老师∶您好。白光在日伪时期的满映时代拍摄了一些电影,似乎也灌录过一支歌颂大东亚帝国的军歌,比起李丽华、白虹和姚莉等,她更大胆、直接地“拥抱”日本侵略主义。第一,为什么在战后声讨汉奸和落水女星的时候,白光好像轻易地过关了?第二,她唱的那支大东亚帝国军歌您有听过吗?谢谢老师

    回覆刪除
  30. 孙老师:
    你好。
    旧上海有七大女歌星(男歌星全部靠边站!):白虹、龚秋霞、周璇、姚莉、李香兰、白光和吴莺音。除了姚莉和吴莺音,其余五个都是歌影双栖。
    李香兰也在里头,证明当时她很红。可是,她在百代旗下只灌录过四张唱片,八首歌曲(如果不把《防空歌》算进去):
    恨不相逢未嫁时(姚敏曲)
    花香为情郎(姚敏曲)
    海燕(陈歌辛曲)
    第二梦(姚敏曲)
    卖糖歌(梁乐音曲)
    戒烟歌(梁乐音曲)
    忘忧草(陈歌辛曲)
    夜来香(黎锦光曲)
    这个数量和姚莉、周璇比起来,可谓望尘莫及。和白光、吴莺音比起来,也少了一大截。
    如果她红,唱片销量一定高。唱片销量高,唱片公司肯定多让她唱。
    这个有点儿反常的现象会不会和她的日本人身份有关?
    而且,她没有唱过李厚襄和严折西的歌!
    还望孙老师分析个中原因。
    谢谢
    陆伟

    回覆刪除
  31. 匿名3/02/2012

    余曾到此一游,

    回覆刪除